由女兒的中學考試

由女兒的中學考試說起

文:羅慧莊
   

 

那一天,女兒特別早起,因那日是她中學的第一個考試。她心情特別緊張,很早就穿好校服,準備好了所有考試用品,匆忙地吃過早餐,便嚷著要提早出門去。那知,她一踏進校門便突然嘔吐起來!她不是生病,而是感到考試的壓力。
那一天,她放學回來,告訴我她明天考試的筆記被同學偷了。因班內競爭太激烈,有些同學不擇手段。
那一天,她正在家溫習準備中學會考,忽然呼吸困難,幸好及時找到醫生,整個中學都沒有復發的哮喘突然又回來了,又是考試的壓力!
若果你問我,對於女兒的經歷有何感受?是啊,我會心痛!但是,我慶幸,這些就是女兒學習成長的好機會。人生定會充滿壓力,不公平,甚或被誣害。學校及同學們的關係,有時就像一個小型社會。若果孩子被過份保護,會容易令孩子懼怕挑戰、逃避困難、不懂得保護自己、甚至鼓勵了倚賴性。
由小學到中學,我很少到學校為孩子出頭,但我會聆聽及與她一起分析問題,鼓勵她自己學習解決困難及提醒她如何有智慧地保護自己。
女兒的考試,我從不幫她溫習。現時,很多孩子由小學補習直到中學畢業。有些補習不是因學業程度趕不上,而是要預先把課程提早一兩年學,以至能成為尖子。雖然女兒是在一所高水準的學校,我也知道她有壓力,但女兒和我也從來沒有要求補習,我也沒要求她成為尖子,只是要求她對自己的學習盡責任、自律、以耐性去接受及面對功課考試的壓力及挑戰。直至會考前幾月,我才請了她的師姐傳授一些考試技巧給她。因沒有補習,她就多了一些空間去閱讀及發展其他的興趣 ,例如太空科學,她也曾夢想成為太空人呢!
因這些訓練,現今已長大了的女兒,較同年的孩子更成熟,更能處理困難及逆境。

 

 

 
 
 
 

 

 

 

坐定定食飯

一頓飯的意義 / 坐定定食飯
文:羅乃萱 何凝

 

羅乃萱:一頓飯的意義

父母在生時,最堅持的一件事,就是逢星期六要回娘家吃晚飯。所以,星期六的晚餐,是神聖不可改動的。

只是有些時候,跟朋友實在約不到時間,就挪用了星期六這個寶貴的晚上。如今想來最遺憾的是,母親臨去世前的「最後晚餐」,我卻赴了朋友的約會,以為那是一段可持久的情誼。但事到今日回望,真的後悔!因為那段情誼無論怎樣費力培養,很快就煙消雲散,而母親也在那個我沒出席的晚餐之後返天家了!

你可能覺得,一頓飯的意義有這樣大嗎?有。這些年的閱讀反思,讓我最深印象的一本書叫「意想不到的幸福家庭秘訣」,其中一個主題竟是「家庭晚餐怎麼吃才對」。因為現代人都太忙,加班晚回家的父母,或在餐桌上專注看手機的孩子,大家都不重視晚餐,把這個每天與家人共聚的寶貴時光白白浪費。作者布魯斯法勒堅持:「聊甚麼比吃甚麼還重要!」,並在書中列舉了不少跟家人談話的問題:你的祖父母在哪裡長大?你知道你的父母在哪裡相遇嗎等等,讓家人彼此了解。

有研究還說,享受跟家人吃飯的孩子,比較「有禮貌,飲食較健康,自尊心較高」。我是深深認同的。因為孩子你從小就享受吃飯,如今比我更懂得教導乖孫享受吃飯,看著你長大待人以禮,注重飲食,還有自信自重的個性,我就更相信一家人能享受晚餐的神奇功效。

對我來說,每個星期天跟你們一家共聚晚餐,更是我一星期裏最最期待的時刻。這個星期天你們來,有甚麼想吃的嗎?

✽   ✽   ✽   ✽   ✽   ✽    ✽    ✽

何凝:坐定定食飯

 

不知道大家對吃飯的感覺是什麼?填飽肚子?還是要好好享受?

我總愛好好享受,細味每味餸菜;餐桌,也是和家人朋友相聚聊天的好時光。

中學時期,午餐時間都有很多活動練習,所以食物都是隨便買買,狼吞虎嚥的。到公開考試時,為了要爭分奪秒溫習,我只容許自己在晚餐時間休息一下。一家人圍著吃飯,分享當天遇見的人和事,是每天我最期待的時間。
自從孩子出生後,不是每餐都能慢慢享受。孩子加固前,老公吃飯比我快(很多),所以他都會先吃,我抱著孩子,他吃完後就換我。有人會問:「即使孩子在叫,為什麼把他留在餐桌,不把他抱進房間玩?」當他從醫院回家後的每一天,不管他在飲奶還是小睡,我們就把床放在餐桌旁,因我相信從小讓孩子培養一家人吃飯的習慣,讓他長大後就能「坐定定」。

某次到友人家吃晚餐,煮了滿桌美食。他們有兩位活潑可愛的小朋友,食飯的方式比較不同,吃一口,就跑去玩,再跑回來吃一口,又跑走了。父母好像都習慣了他們這樣的方式,說:「若要他們坐好,最後選擇是開電視。」電視一開,兩個小朋友立刻坐好,目不轉睛的看電腦,一口一口吃飯。

看著孩子靜靜的坐在嬰兒椅上,一口一口吃著意粉,還指著不同食物嚷著要吃。「他怎能坐這麼久乖乖吃飯?」友人問。

也許,習慣,真的要從小培養呢。

原文刊於Parents Daily :
https://www.parentsdaily.com.hk/pd-parenting/2041

 

 


 

你能面對批評嗎

你能面對批評嗎?

文:何紫薇



抗疫在家,丈夫介紹我和女兒看一個電視節目,是澳洲「真人騷」烹飪比賽,每集參賽者按指定主題設計一道菜,在限時內煮成,然後給三位評判品嚐,定出優次,看誰可以晉級。欣賞美食令人心情愉快,過程中猜誰有機會勝出,緊張刺激,女兒很喜歡看這個節目。

最近一集,一位參賽者精心炮製餃子菜式,完成後,滿有希望地將成品端到評判面前,可是三位評判不欣賞,把食物批評得體無完膚,不單說餃子皮厚,還說調味不均,盡是負面的評語。看到那位參賽者一臉失落的表情,女兒的爸爸借機問:「女兒,如果你是參賽者,你能面對這樣的批評嗎?」

女兒想了一會,回答說她應該能抵受得住。爸爸接續問她有否遇過類似的經歷?她說曾經樂器考試時受到考官的批評,當時感到很難受,但過後反省,覺得確實是自己不夠努力,便把批評看作是激勵,然後她補充一句:「看來批評比讚美更能幫助一個人成長!」女兒突然說出如此有智慧的話,我和丈夫都感到驚訝。

許多人只能接受讚美,對於負面評價卻矢口否認,甚至反唇相譏。其實當我們面對批評時,嘗試控制自己的情緒,冷靜地思考別人的觀點,認真地自我檢討,也許會發現別人有道理之處,讓批評成為我們成長的助力,令自己進步。

此刻,爸爸想起自己面對批評時,總是氣難平,不禁對女兒說:「看來你的抗逆力比我更強呢!」

的廚房媽媽廚房

婆婆廚房VS媽媽廚房

文:羅乃萱 何凝

 

羅乃萱:婆婆廚房


我是個愛新鮮的人,煮菜對我來說,就是新鮮感的實踐。

記得孩子小時候,總是逗我說愛吃媽媽煮的菜。在ㄧ句「愛吃」的推動下,工作怎累也會煮番幾味。不過那時候真的忙碌,身兼數職,煮的不外是義大利粉或碟頭飯之類,沒甚新意。

到乖孫出生,每個週末都會帶他們一家到處嘗試新食肆新菜式,至疫情殺到,乖孫又不願意戴口罩外出的情況下,每星期的家庭聚餐只有一條出路:就是「自煮」。

煮甚麼?愛吃上海菜的我,決心學煮至愛的上海菜。如醃篤鮮,燻蛋,還有八寶醬炒肉丁。到朋友家吃到好味道的,隨即找來食譜照版煮碗,最近的菜式就有帶子炒粉絲,苦瓜炒蛋等。每一個星期都會花盡腦筋,煮些新的菜式,為的是討乖孫一笑。他那副豎起姆指大讚的模樣,逗得我心花怒放。

就像這天,我煮了龍蝦,他第一次嚐到味道,大口大口地要媽媽給他吃。問他:「婆婆煮的菜好不好味道?」

他一聽,就會點頭還有把頭仰得高高的,女兒說這代表「挺好味」。更開心的是見到女兒女婿也把桌上的飯菜掃清,他們的行動告訴我:成功了,婆婆廚房是他們最愛的選擇。

現在,每個星期天,我都會跟公公分工合作。我發版,他負責切,我做「煮」,吃過晚飯之後,女婿就會幫他一起洗碗。我嘛,就要跟乖孫玩耍。不過近來有點擔心的是,乖孫太愛吃婆婆煮的菜,吃得過飽到第二天起來居然吐得滿床都是,嚇了我們一跳。

自此,就告誡乖孫:「慢慢吃,不用吃得太飽!公公婆婆會再煮給你吃的!」

* * * * * * *

何凝:媽媽廚房


小時候,最期待就是禮拜天。除了可以跟爸爸媽媽一起去玩,就是晚餐!

別誤會,不是因為每次會到高級餐廳吃大餐,而是會食到爸媽一手準備的晚餐。他們曾好奇問說:「我煮的菜很好吃嗎?跟平常不是一樣嗎?你都不想到餐廳吃飯?」我都毫不猶豫說:「好吃啊!是你們親手煮的,味道就是不一樣。今天晚上吃甚麼?」加上媽媽是個很喜歡新鮮感的人,所以每週的餐單都會不同,都會有新嘗試。試問有多少餐廳能做到?

從下午開始,一家人去買餸,回家洗菜醃肉,到晚上煮飯,我都會參與幫忙(當然我能幫的有限)。晚餐時間到了,看著一桌的美食,我急不及待要嚐嚐一家人努力的成果。「很好吃呢!」我總是先吃先說。他們總會說:「沒有啊,這好像可以多加一點調味,你是不是在哄我們開心啊?」不是,因這就是媽媽的味道啊,他們吃不出來嗎﹖

現在當媽媽了,有機會就煮飯給孩子。每天都會想不同的菜式,有時老公也會酸我說﹕「為甚麼你會煮這麼多好吃的給孩子,我呢﹖」也許,我從小就很喜歡吃媽媽煮的,現在也希望給他最好的。因著工作,不是每餐都可以親自準備,所以我會先教工人煮法,讓他天天都有不同的菜式。可是,明明是一樣的菜,但孩子吃的份量卻有所不同。每次只要他看到我煮,都會比平常吃得多,還會笑著說﹕「嗯,嗯。」好像很好吃。當我試味時,卻覺得可以煮更好吃。

那一刻,我終於明白了,原來媽媽的味道,真的只有孩子吃得出。

原文刊於Parents Daily :
https://www.parentsdaily.com.hk/pd-parenting/197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