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首跨代的流行曲

親子廿四味:一首跨代的流行曲

文:何紫薇
   

 女兒升上中學後,基本上我對她的學業已完全放手,只是平日閒話家常時,總會觸及「學校教甚麼」這話題。這天女兒給我翻閱她的中文科課本,那是她學校老師精心編製的《閱讀篇章精編》,當中除了收錄文學篇章外,最引起我注目的,竟然有流行曲歌詞。記得我讀書時,同學間喜歡抄寫流行歌詞在課本上,作為溫習時的調劑,想不到,昔日我喜愛的歌詞,今日竟堂皇地印在我女兒的課本上!

這首林夕填詞、陳奕迅主唱的《Shall We Talk》當年(2001年)橫掃香港樂壇多個獎項,是當時街知巷聞的流行曲,我告訴女兒,此曲誕生時她還未出生,但不要以為它過時便陳舊老套,這首歌最近被選用為一個推廣精神健康計劃的主題曲,歌詞用來鼓勵人與人之間多溝通和分享,非常貼切實用

此時,我想起女兒開學後,我們少了溝通,讀中三的她要兼顧十一個學科,明顯比以前忙碌,晚飯後她躲在房間溫習功課,休息時與同學WhatsApp聊天,少跟父母談心事了。於是,我在網上搜尋歌曲《Shall We Talk》,請女兒陪我一起唱出她的「課文」……難得可以同座,何以要忌諱赤裸,如果心聲真有療效,誰怕暴露更多……

後,女兒似乎不抗拒父母輩的流行曲,我們的話題忽然轉向分享流行曲,女兒讓我了解她同學間流行的韓國樂隊 BTS,她爸爸也分享中學時期最喜愛的本地組合「達明一派」,還說此組合將舉行演唱會,他邀請女兒陪爸媽一同去欣賞,女兒竟然答應了!

 
 
 
 

 

 

 

疫情中的逆境教育

親子廿四味:疫情中的逆境教育
文:吳一心

 面對勢不可擋的疫情,我家兒子也開始出現問題。重新開學後,他變得「不喜歡」上學的瞬間。怎麼說呢?性格開朗的他,開心地起床、吃早餐、坐巴士,一直笑着走到校門口,頓時來個大變臉!雙腳開始猶如千斤重的黏在地面,不情不願地被媽媽及老師的鼓勵下,走上五六級小樓梯。最奇怪的是,回到學校裏他又高興地上課。

某天下課,爸爸去接他。他說不想回家、不想公園、不想玩具店,因為覺得很悶。他說想去之前staycation的酒店和回梅窩找兒時玩伴,於是他引領爸爸到海邊看船……晚上睡覺前,兒子終於跟爸爸說出不開心的理由,原來他覺得班上都沒有可以一起玩的朋友,各人只能自己玩耍。聰明爸爸鼓勵他請老師找同學跟他一起玩,於是兒子就平靜下來,第二天上學終於回復笑靨。

身為媽媽的我,主動聯絡班主任告之孩子的情況,才發現原來因為疫情的緣故,幼稚園的長桌子架起兩塊大隔板,像茶餐廳一樣分開四個獨立坐位。為免孩子的親密互動帶來交叉感染,於是各人只能被分派玩具在位置上玩,就算上廁所也要保持安全距離。這些防疫措施對於喜歡互動的兒子來說,是一種與人的疏離,也是現今社會各人的生活縮影。

因着疫情,我們需要減少公開的社交活動,猶幸現在可以視訊通話甚至是群組線上會面,絕不因為疫情而削弱情誼。同樣地,老師嘉許爸爸的做法,我們應該鼓勵孩子信任師長、主動表達需要,在逆境中仍然維持正面思考,開拓一種疫情後處理問題的新思維,才能讓孩子繼續好好成長。


 

 

 

 

2020.11.18 SHALL WE TALK

親子廿四味:Shall we talk

文:吳一心

 

某天筆者帶四歲兒子參加朋友的按牧禮,到場後他怕生,拒絕跟大人們說話,剛好遇上了充滿愛心的朋友E,她對孩子滿有耐性,完全沒有介意兒子的情緒。即使他拒絕合照,E仍然接納並溫柔地說:「無問題啊,我尊重你的意見。」大眼睛骨碌了一下,嘗試感應這位不一樣的姐姐,好像跟平日接觸的大人們不同啊!

兒子喜歡開聲音看卡通片,但我不想干擾按牧禮,這時體貼的E突然給我一個耳機,完美地解決兒子的問題。好不容易坐到完場,我趕緊帶孩子離開,他不肯跟E說再見,E笑一笑說沒關係。

我們先上廁所,他說:「媽媽,我唔鍾意你咁樣,牧師……」叮一聲,明白了。話說當我幾日前對他說:「媽媽星期日下午要去找Pastor。」一提Pastor,兒子直覺以為是去看我們教會的張牧師,他很喜歡在線上崇拜時對着螢幕中的張牧師打招呼。沒想到看到的是另一個Pastor,所以當下才產生了陌生拒絕的情緒。

溝通過後,兩母子走出門口,突然兒子說:「我唔要走,要搵E姐姐。」吓,搞甚麼?之後九秒九跑回E的面前。原來他向媽咪表達後,就可以暢快地跟對方合照。孩子再小,也是個體,有獨立的思想情感,需要別人的明白及接納。二度離開時,這次和E同行,兒子又突然不願說再見,她聰明的說:「雖然我們這次要分別,但下次又可以見面一齊玩吧。」有了下次見面的諾言,安撫了害怕離開不會再見面的不安,他終於願意說再見。

「孩童只盼望歡樂,大人只知道期望,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體恤對方……」這是一首流行曲的歌詞,充分反映了父母跟孩子中間疏離的關係及無奈,可有想過一切來自彼此的溝通不足或溝通不良?